我已授權

註冊

1天8家港股上市敲鑼:盛夏的果實?剩下的狂歡?

2018-07-13 06:54:08 和訊名家 
  7月12日,共有8家新公司集體上市,素來有高大上象征的港交所成了一個喧鬧的菜市場。

  有趣的是,雖然8家同時上市的公司加起來總市值還不到小米市值的十分之一,敲鑼場面及人數沒有小米的轟動,但也依然熱鬧:

  時間不夠用!按照正常流程,敲鑼宣告上市之前的流程是從9點開始,依次拍照、祝酒、講話、敲鑼,但因為要講話祝酒的人數實在太多,大家8點半就提前開場。

  8家公司一家家輪流上去拍照,記錄下這個裏程碑似的有紀念意義的時刻。但因為公司太多,主持人只好限定每家公司最多只能拍5分鐘。

  最後,鑼也不夠用。平時上市儀式大廳的臺上只放1個鑼,今天一口氣放了4個,最後還得排隊上去敲鑼,整個儀式變成了流水線作業。

 1
  1

  港股上演IPO盛宴

  資料顯示,今日紮堆敲鑼上市的8家公司為:

  · 指尖悅動控股有限公司

  · 映客互娛有限公司

  · 英恒科技控股有限公司

  · 齊屹科技(開曼)有限公司

  · 弘陽地產集團有限公司

  · 天立教育國際控股有限公司

  · 人和科技控股有限公司

  · 恒偉集團控股有限公司

  這批新股首日上市股價6漲1平1負。其中小盤股恒偉集團控股(08219.HK)、人和科技(08140.HK)由於盤子僅3億左右市值,恰逢港股大市行情造好而表現出色,分別大漲了98%及63%,而以齊家網為業務主體的齊屹科技(01739.HK)不幸如小米集團一樣錄得首日破發,收跌6.39%,市值54.94億港元。

  映客以區間最低招股價發行,此批名單中還有指尖悅動(06860.HK)、人和科技(08140)、英恒科技(01760)三家公司同樣以下限價格發行,恒偉集團(08219)、弘陽地產(1996.HK)則稍微高於下限價發行,而齊屹科技(01739)更是以低於招股價區間下限發行上市。同時,有3家公司屬於虧損上市。

  唯一以上限價發行上市的是教育股天立教育(01773),並且首日上市還漲了20%,彰顯教育板塊的犀利。

  此次港交所新股集中上市數量雖為空前,但很可能並非絕後。

  資料顯示,在接下來的一周,還將至少有16家公司正式登陸港交所上市交易。僅是下周一(16日)及周三(18日)就均有5家新公司同時上市交易。鑒於港交所敲鑼儀式大廳的舞臺寬度最多僅能同時擺放4個鑼,屆時的敲鑼儀式的先後排位是2+3還是4+1形式,誰先誰後,那些公司創始人可能又要頭痛啦!

 2
  2

  港交所成為新股上市泄洪窗口

  2015年下半年以來,A股上演慘烈小股災,並從此開啟了磨人的熊市走勢。同時,證監會新班子開始反思股災原因,並開始嚴控市場杠桿,同時嚴審核新股上市條件。大量國內創業公司本在A股上市的願望被打破。

  2017年12月15日,港交所宣布了25年來最重大改革——允許同股不同權公司上市,同時允許未盈利或者沒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此舉無疑是在A股市場大門難進的環境下,港交所對國內的創業公司張開了懷抱。

  港交所也因此迎來了IPO大年。

  統計發現,僅是2018年以來香港市場IPO數量達到全球首位,約有110家新公司已成功上市,相較 2017年上半年的68家公司,同比增加了49%。而同期,A股僅67家公司新上市(不包括新三板),港股IPO數量明顯偏多。

  其中,就包括新政策條件下的眾多獨角獸公司,除了近期最熱的小米集團,還有平安好醫生,美圖、雷蛇,雅生活、易鑫集團、閱文集團、眾安在線等。

  同時,還有一大批獨角獸即將登場:包括51信用卡、獵聘、寶寶樹、美團、同程藝龍等,此外,近日還傳出了資本市場的寵兒“今日頭條”也準備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的傳聞。

  據悉今年下半年,至少還有過百家創業公司在披星戴月,日夜兼程,趕赴香港上市,堪稱一場盛夏的狂歡。

  與此對應的是另一方面,據Wind顯示,隨著大市環境走熊,港股的新股及獨角獸公司開始上演破發潮。截至7月4日,在港股新增上市的100家(剔除3家通過介紹方式上市的企業)企業中,75家企業存在破發的現象,破發率高達75%。其中,有39家企業的跌幅超過40%,TL NATURAL GAS、迎宏控股、江蘇創新、TOPSTANDARDCORP、寶積資本的跌幅甚至超過了50%。

  在六月份新上市的獨角獸中,天源國際、天平道合、匯付天下、欣融國際、杉杉品牌和有才天下獵聘都遭遇了首日破發的窘境,這一比例在當月上市的公司中占比高達60%。其中,欣融國際的首日跌幅更是超過20%。

  而此前眾多主要獨角獸,幾乎早已全部淪陷!

  3

  為什麽要在此時紮堆上市?

  毫無疑問,以目前利空不斷的市場環境,無論是A股還是港股,對獨角獸及其他創業公司來說都絕對不是最佳的上市時機。然而,卻出現了詭異的火爆紮堆上市現象。

  而另一方面,據機構統計,今年上半年全市場股權類融資(包括IPO、增發、配股、優先股、可轉債和可交換債)合計達到7095.42億元,僅占2017年全年的41.20%,融資家數320家,僅占去年全年額29.04%。受此影響,今年上半年IPO募資922.87億元,僅為去年全年的40.11%水平。

  在2016年,雷軍說小米5年不考慮上市,美團也曾多次公開對上市傳聞表示否定。轉眼間,上市已成為事實。

  6月7日,小米首次遞交CDR發行申請,12天之後小米突然改口,稱選擇先在香港上市,再擇機通過發行CDR的方式在境內上市。與此對應的,則是小米由千億美元估值傳言,跌落到如今的近乎“半價”。在前段時間的投資推介會上,雷軍一句“這次550億美元的定價,就是我也不想開價了,你們隨便開吧。總不至於連550億美元都不值吧?”,表達出對小米低估值的強烈不滿。

  不過,被市場寄予厚望,在估值上也一再讓步的小米,最後還是逃不出首日破發的命運。

  港股如此,A股美股又如何?

  在A股,一路綠燈的上市的工業富聯帶上首日僅保持3個漲停板,以基因概念為噱頭的華大基因在衝刺千億市值之後開始跌落目前只剩下400億左右,以維護國家網絡為名的360在突破4000億市值之後也慘遭腰斬。

  在美股也有一大批國內赴美上市的獨角獸首日破發,如小米重要供應商華米科技首日上市破發後一度走低2成;互聯網二手車優信IPO前估值約32億美元,上市後僅10個交易日市值從跌至25.54億美元。

  為什麽這些創業公司不惜冒著上市即遭到破發,估值被大打折扣的風險也要急著上市?

  匆忙紮堆上市的背後,見證的,絕不單是資本的市場的變天。

  2017年以來,中國迎來了史上最嚴的金融去杠桿政策,也因此迎來了最嚴峻的流動性危機。而所謂的“貿易戰”,任誰都能看懂絕不只是簡單的貿易戰,而是特不靠普針對特定目標,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絞索,這種絞索可預見時間內,根本沒有放松的可能。

  在這種背景下,一級市場的流動性,一夜之間驟然就消失:

而一級市場驟然消失的流動性,成為了很多新經濟公司的催命符!
  而一級市場驟然消失的流動性,成為了很多新經濟公司的催命符!

  如果這時候還不趕緊上市,那未來風投的對賭就是創業者的催命符,一級市場融資難也分分鐘壓垮新經濟公司脆弱的現金流。

  因此,趕在寒冬來臨之前趕緊上市,囤積一批現金,成為創業公司們保命的唯一選擇。

  4

  狂歡?還是逃亡?

  最近資本市場瘋傳一段文字,據說來自某上市公司董事長:

  “如果不馬上改變,本人預計金融風暴極可能會在2-3個月內爆發。源於如下原因:

  1、不少民營上市公司董事長及高管在高股價時將股票質押(比如質押了50%),投入實體經濟或者房地產。連續一年的股市下跌,股市下跌了約50%,那麽其股票補質押後幾乎達到90%以上。恰好又出了幾個新政策,一是從證券公司貸款質押率不可以超過50%(按理股市下跌後,擠掉了泡沫,質押率應該提高才對,可管理層的政策是雪上加霜),這樣,還款到期日,其能夠質押出的貸款最多只有一半。

  2、銀行這塊怎麽樣呢?股市下跌了,按理質押率應該可以上調,銀監會卻是從之前的40%下調到30%,廣東農商銀行甚至規定從50%下調到20%。所以,銀行這條貸款之路一旦用了,就徹底綁死自己了。

  3、出路在哪裏?唯一的出路就是出售資產。我的一個朋友以四折出售資產還沒有人接。此舉一定誘發中國最大那只魔:比白銀還貴的房地產。這只魔一出來,十年都難收降!

  4、美國總統逼迫,500億美元征25%關稅,逼迫這部分產業轉移,否則會失去競爭力。從而令經濟增長減緩。

  以上四點足以令每十年一遇的金融風暴在2-3個月內爆發。除非馬上調整好政策。但是,以目前放出的政策來看,這方面的期待值得懷疑。 部分駱駝董事長們還能承擔的最後一根稻草隨時都會壓下來。 我還好,還能背一捆稻草。”

  我就這段話四處求證真偽,無人能回答。

  但一圈求證下來,至少能得到兩個清晰的感受:

  1、實業圈的人,尤其民企,對上述講話,多數表示認可。他們不單是焦慮,相當多的,其實已經是恐慌。很多人都在恐懼自己好不容易一輩子攢下的基業,會不會逃不過這輪內外的雙重絞抽;

  2、投資圈的人相對樂觀得多,多數並未覺得有多緊張,更不認同上述講話,覺得實業圈誇大其詞:“船不會沈,我們又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危機”。

  投資圈與實業圈,本質上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本不應該有根本分歧——但毫無疑問,這次的分歧,是根本性的。

  所以,我們看到了港交所紮堆上市的歡聲笑語與觥籌交錯,但同時也能看到實業圈整體無法遮掩的恐慌。

  它們同時並存於這塊土地上,都很真實,也都很虛幻。

  5

  尾聲:為何又是香港?

  在大陸出現困苦的時候,幾乎每次,血濃於水的香港都張開了懷抱。這次,我們再一次感受到了這塊土地的厚重與包容。

  1959年——1962年,三年大饑荒期間,大批饑民逃港。鑒於饑荒蔓延的現實,1962年5月5日,廣東省委書記陶鑄下令,撤除崗哨,放開邊境,讓大陸饑民自由赴港,至5月25日,中央下令關閉邊卡,半個多月時間,約30萬人赴港。入港者,風起雲湧,扶老攜幼,奔向求生之路。

30萬饑民逃港,彈丸之地的香港很難消化。港英當局只得采用“隨抓隨遣”的辦法,出動大批軍警抓捕遣送,但受到香港市民的堅決反對。同是中華人,血濃於水,香港市民對沿街乞討的大陸饑民,從慷慨施舍,發展到組織起來,救濟災民,集體對抗軍警抓捕。有送衣送糧的,有把饑民藏到自己家裏的,有為饑民介紹打工的,令那批逃港饑民全部順利安置在了香港!
  30萬饑民逃港,彈丸之地的香港很難消化。港英當局只得采用“隨抓隨遣”的辦法,出動大批軍警抓捕遣送,但受到香港市民的堅決反對。同是中華人,血濃於水,香港市民對沿街乞討的大陸饑民,從慷慨施舍,發展到組織起來,救濟災民,集體對抗軍警抓捕。有送衣送糧的,有把饑民藏到自己家裏的,有為饑民介紹打工的,令那批逃港饑民全部順利安置在了香港!

  往事並不如煙。

  我們該為中國土地上有香港這樣一塊土地而慶幸,我們更應該為整個中華大地上普通民眾頑強的生命力,以及為了美好生活從未歇息的拼搏而自豪。

  他們真的、真的值得擁有更美好的生活!

  【作者簡介】

  陳村青年C| 格隆匯·專欄作者仍在為擺脫韭菜命運而奮鬥不息的熱血青年【精華推薦】

  你好CDR,再見CDR

  GE的奇恥大辱:投資,是對人類未來和進化的下註

  《東方華爾街》:股市裏,我們都是西西弗斯
1天8家港股上市敲鑼:盛夏的果實?剩下的狂歡?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港股那點事。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馬金露 HF12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1天8家港股上市敲鑼:盛夏的果實?剩下的狂歡?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