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你醜你先睡,我美我直播|映客今日IPO上市,直播港股割韭菜

2018-07-12 16:02:55 和訊名家  胡曉軍
  優聚金融——一站式完成跨境資產配置今日(7月12日),手機直播平臺映客(03700-HK)在港交所正式掛牌交易,開盤後大漲34%,終結了平安好醫生、獵聘、小米以來獨角獸IPO必破發的記錄。映客的發行價3.85港元,隨後,映客股價盤中一度大漲超40%,市值突破110億港元。

  1

  此前,在港股獨角獸普遍破發的情況下,映客IPO得到的待遇可用冷淡形容。閱文、眾安等去年IPO的獨角獸都獲得了數百倍的超額認購,不久前的小米也獲得了10倍超額認購。但映客僅獲不到3倍的超額認購。

  不過,對比雷軍的“厚道”,映客才稱得上是近期登陸港股的獨角獸中,定價最為厚道的一家。2017年映客經調整純利達7.92億元人民幣,按3.85港元的發行價,映客靜態市盈率僅為8倍。

  跟這一輪上市潮相對應,2018將是直播平臺紮堆謀上市之年。

  早前,遊戲直播雙雄虎牙、鬥魚都傳出上市消息,虎牙領跑。秀場直播三傑花椒、一直播、映客也都是上市熱門,而優聚金融從接近交易的人士獲得消息,秒拍、小咖秀、一直播母公司一下科技也已敲定了上市承銷商,而最近花椒與六間房傳出重組消息,似乎在為上市蓄力。

  相比同行的上市,映客顯得異常低調,或許經歷了A股借殼上市的挫敗,映客不想這一次再出現什麽小插曲。

  2017年6月20日,宣亞國際發布重大資產重組進展公告,計劃協議收購映客直播創始團隊在內的蜜來塢48.2478%的股權,對映客的估值為60.6億元。按交易方案,多數映客的投資方將退出,部分股東不得不在虧損的狀態下割肉。當時曾有投資方對映客的估值表示不滿,認為以映客的市場地位和盈利能力,估值應該高於這個數。

  如果交易如期履行,映客將順利進入資本化市場。“這一交易並不是映客被賣掉,而是資本化的方式。重組合並是公司想要與資本市場掛鉤方式之一,映客選擇這種方式是團隊資本化的一種選擇。”映客投資人,昆侖萬維(300418,股吧)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周亞輝很看好這場交易。

  業內人士稱,這場草草收場的“蛇吞象”故事,是映客借錢給宣亞國際收購自己。宣亞國際以29億的總價收購映客直播的主體公司蜜萊塢48.25%股權,采用了全現金而非股份交易,以規避監管(股份交易需審查),最大的亮點是這筆收購資金74%都來自於映客創始團隊。彼時,宣亞國際發布的2017年第一季官方財報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宣亞賬上的貨幣資金只有3.33億。

  “(映客)太著急上市了。”一位接近映客的人士向筆者透露,映客上市一方面是急於走向資本化道路,另一方面想在更大的平臺上謀求合作,拓寬盈利渠道。“映客不僅想借宣亞國際上市,更多看重了它的品牌業務。”宣亞國際作為營銷媒介,與國內外許多大品牌均有合作關系,這對於映客拓展廣告業務來說,是一條捷徑。

  可惜,宣亞國際和映客的這段愛情就像“龍卷風”,來去匆匆。同年12月15日,宣亞國際公告,由於公司未按約定在2017年12月15日之前,發出召開審議本次交易相關議案的股東大會通知,綜合考慮本次交易的推進實施情況後,各方一致同意終止本次重組事項。

  映客放棄了與宣亞國際的愛情之後,旋即轉戰港股。

收購失敗後,紫輝投資創始人鄭剛曾預測,映客是一塊“香餑餑”,市場歷練的盈利模式、海量的互聯網用戶、強大且健康的現金流,這些互聯網企業重要估值維度,映客一個都不差。“映客上市是水到渠成的。”鄭剛公開表示。
  收購失敗後,紫輝投資創始人鄭剛曾預測,映客是一塊“香餑餑”,市場歷練的盈利模式、海量的互聯網用戶、強大且健康的現金流,這些互聯網企業重要估值維度,映客一個都不差。“映客上市是水到渠成的。”鄭剛公開表示。

  現在看來這一選擇是正確的,映客以最高88億人民幣的估值在香港IPO上市,經過開盤後的大漲,映客市值已超過百億港元,與借殼A股時的估值相比高出了近三成。各輪投資者,以及後期通過老股轉讓的方式進入的投資者,都能獲得收益。

  按映客目前的市值,天使投資者的回報倍數超過600倍,A輪投資者超過60倍,B輪投資者回報也近1倍。

  而且,即使100億這個市值,也遠遠低於同為直播平臺的虎牙。

  兩個月前在美股上市的另一直播平臺虎牙目前市值約65億美元,是映客的5倍。但虎牙無論是市場排名還是盈利情況都遜於映客。到目前為止虎牙尚未實現盈利,2017年巨虧了8000萬元人民幣。營收上,虎牙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別為7.97億、21.85億,亦遠不及映客。

  這一方面有可能是映客為了完成上市有“難言之隱”,另一方面對於旋即即逝的風口類公司來說上市的時間窗口太重要了。

  2

  之所以謀求盡早上市,顯然是直播這個風口很可能就要過去。經歷了2014年至2016年的狂熱,流入直播市場的資本逐漸冷靜下來,在平臺競爭、內容監管、短視頻興起的多重衝擊下,直播平臺想要進一步發展,上市成了最便捷的出路。

  有人說映客是資本催熟的互聯網公司樣本,這話並不公平。映客的確是乘著風口起飛的互聯網公司,但並非由燒錢所支撐。

  實際上,映客2015年5月上線,三個月後就實現了盈利。從2015年至2017年,連續三年映客都在盈利,並且是暴利。三年多時間用戶累計在映客上充值超過100億元人民幣。整個中國互聯網史上都很難找到這樣的公司。

  但是,映客的爆發式增長在2016年下半年就觸到了天花板。

  2016年第四季度,映客的月付費用戶數量、月活躍主播數量、付費用戶充值金額等關鍵指標均出現了同比下滑。2017年延續了這一頹勢。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平均每月付費用戶數量為72.9萬人,環比增長11.8%,同比下降59.89%;平均每月活躍主播數量為92.5萬人,環比下降38.6%,同比下降74.93%。

  映客是秀場直播的代表,區別於以遊戲直播為主的鬥魚、虎牙等平臺。經過初期的爆發後,秀場直播普遍增長乏力,代表性的映客、花椒等平臺均遇到了瓶頸。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鬥魚直播、虎牙直播的DAU均值分別為670.8萬、474.6萬。相較之下,映客的DAU均值僅為201萬。

  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的平均月活為2525.4萬人,而虎牙同期月活數達9290萬,接近其4倍。

  快速野蠻生長讓行業內亂象叢生,低俗內容引來了監管大錘,高價挖角主播成為平臺之殤。2014年開始,各路資本初試直播領域,讓整個行業突然裂變,快速演變成千播大戰的局面。“在主播上,映客吃了不少虧,可以說是被挖角最多的直播平臺。”映客主播王洋(化名)向筆者透露,映客在某個時期內,遭遇集中挖角,優質主播紛紛被一直播、花椒等平臺挖走。“優質主播流失,不僅會帶走粉絲,也會影響平臺收入。”

  根據映客招股書,截至目前,映客99%的收入仍來源於直播業務,主要為虛擬禮物銷售和直播打賞。在資本紅利的時刻,各大直播平臺並沒有過多考慮變現問題,仍以不計成本,吸引流量為主,但隨著千播大戰的硝煙逐漸淡去,頭部平臺日趨穩定,獲客成本、存量用戶粘性、盈利渠道拓展都成了直播平臺必須要考慮的課題。

2016年是直播行業的波峰,也是映客最風光的時刻。自2016年9月之後,用戶們對於“顏值直播”逐漸出現了審美疲勞,直播軟件真正的挑戰和機遇才剛剛來臨。
  2016年是直播行業的波峰,也是映客最風光的時刻。自2016年9月之後,用戶們對於“顏值直播”逐漸出現了審美疲勞,直播軟件真正的挑戰和機遇才剛剛來臨。

  2016年第四季度,映客月活用戶達到3000萬的最高值,隨後連續兩個季度急劇下滑,2017年下半年才略有回升。而平均每月付費用戶數量則從2016年第三季度開始減少,截至到2017年年底,降至65萬左右。

  內容監管和短視頻的出現衝擊的是整個直播行業,讓資本也冷靜下來,直播平臺必須想辦法自救。其實,2017年,映客做出了許多調整。對主播進行制度化簽約,留住優質主播;拓展遊戲直播,增加目標用戶群體;也嘗試了短視頻內容,開發用戶社交領域,追風知識問答。“基本上,風口上的領域,映客都在努力嘗試,可是大部分以失敗收場。”王洋說,映客前期走的太順,過度依賴秀場直播,如今秀場直播斷崖式衰落,很難及時轉型。

  可以說直播在風口上屁股還沒坐穩,就遭遇了短視頻的正面猛攻,基於一個平衡點共存還是被取代,是直播們需要面對的。

  “映客從0到1這條路走得非常好,但如何能夠突破重圍從1走到10,繼續維持行業頂峰的地位,這是一個大的考驗。”

  7月3日,奉佑生在創辦映客前的老東家深圳A8音樂做了一次內部分享。談到映客下一步的發展時,他著重談到了下沈至二線城市的機會。

  奉佑生認為,未來的三到五年中國會有一個大的社會形態的變化,也就是城市群的變化。每一個省會城市的人口是在凈流入的,而且都是年輕人凈流入,凈流入的人都是縣級和市級的年輕人,以及北上廣深部分人回流。以長沙為例,每年新增人口是49萬。未來中國至少有20個這樣節點化的中心城市,這種就是城市社群。

  “我們今年的一個核心策略是下沈,從一線城市,先把映客的品牌美譽度下沈,讓我們下沈到二線。”奉佑生表示。

  奉佑生透露,映客現在持續有四、五條產品的孵化線。映客已經孵化了一款針對三四線城市中年人群的社交產品,目前數據非常好,有望能夠在三到五年內解決這個人群的社交需求。

  從2017年開始,映客不斷嘗試多元化,孵化新產品。2018年1月曾傾力打造直播答題App芝士超人,但很快就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而碰了壁。另一個可能的方向是教育。映客的投資方也多次談到映客在教育直播上的潛力。在敲鐘前一日,奉佑生向員工發內部信稱映客未來“將實施娛樂和教育的雙引擎戰略。”

  3

  一級市場荒蕪,那就到二級市場去割韭菜。

  今年年初艾媒咨詢發布《2017-2018中國在線直播行業研究報告》,2017年中國在線直播用戶規模為3.98億,增長率為28.4%,增速明顯放緩。在市場疲軟的大背景下,花椒與六間房選擇了抱團取暖,映客則堅定的選擇上市求生。

當初宣亞國際收購映客,給出60億的估值。時隔9個月,映客上市估值為88億,就一家互聯網公司來看,這樣的增長並不正常。這也是業內人士猜測映客“慘淡”、“賤價甩賣”的原因。
  當初宣亞國際收購映客,給出60億的估值。時隔9個月,映客上市估值為88億,就一家互聯網公司來看,這樣的增長並不正常。這也是業內人士猜測映客“慘淡”、“賤價甩賣”的原因。

  作為直播風口的頭部公司之一,映客當時被投資方瘋搶,屬於手慢無的那一類項目。據A輪投資方人士透露,跟映客創始人奉佑生見面談完後,當天就把錢打過去了。A輪之後過了一個月,映客又融了A+輪,估值漲了兩倍,但昆侖萬維董事長周亞輝只是跟奉佑生打了十分鐘的電話,就決定投資。

  映客在上市前進行了三輪總計4.2億元的融資,每輪估值都有十倍以上增長。

  2015年09月,映客完成天使輪融資,投資方是多米在線,投資金額500萬元,投後估值1220萬元。

  2015年11月,映客完成A輪融資,投資方包括多米在線、金沙江創投、紫輝創投、賽富基金,投資金額分別為500萬元、500萬元、500萬和1000萬元,投後估值1.2億元。

  2015年12月,映客完成A+輪融資,投資方為昆侖萬維,紫輝創投、賽富基金跟進,三家的投資金額分別為6800萬元、323.68萬元、647.36萬元,投後估值3.78億元。

  2016年02月,映客完成A++輪融資,投資方為宣亞國際,投資額381萬元,投後估值3.81億元。

  2016年09月,映客完成B輪融資,投資方有七家機構,包括騰訊、紫輝創投、芒果文創等。該輪總融資金額為3.1億元,投後估值達39.5億元。

  在映客上市之前,已經有多家機構等不到把豬養肥再賣了,他們擔心豬還沒肥就中了豬瘟,選擇提前離場了。

當IP遇見直播 : 直播+IP,雙風口創新玩法
當IP遇見直播 : 直播+IP,雙風口創新玩法

  作者:胡曉軍

  2016年7月,昆侖萬維將所持有的14.36%映客股份轉讓於西藏昆諾,西藏昆諾是昆侖萬維的全資子公司,因此該轉讓是同一控制下的內部劃轉,但交易中映客的估值被標高為10億元,是昆侖萬維投資價的兩倍以上。

  兩個月後,西藏昆諾又將3%映客股份轉讓給了光信資本旗下基金,光信資本是一家2014年成立的新銳互聯網投資機構。該交易雙方協商映客的估值為70億元,因此昆侖萬維借此套現2.1億元,這已經是投資額的三倍。

  映客借殼宣亞國際終止後,有兩家B輪投資者選擇清倉離場。

  2017年12月,芒果文創將持有的0.9114%映客股份轉讓給了長興盛鉅,對價6,020萬元,對應映客估值66億元。

  2018年1月,映客的B輪投資者嘉興光聯將持有的1.0886%映客股份轉讓予馳譽投資,對價7,180萬元,對應映客估值同樣為66億。芒果文創和嘉興光聯至此實現完全退出,歷時十六個月獲得67%的回報。

  在香港上市中,對於基石投資者的選擇,也傳達出映客強烈的求生欲。映客的基石投資者是分眾傳媒和B站。

分眾傳媒市值近1400億,是傳統廣告業務的龍頭企業。資料顯示,分眾傳媒在樓宇視頻媒體市場占有率達到95%、樓宇框架媒體市場占有率達70%、影院銀幕媒體市場占有率達55%,堪稱戶外屏廣告霸主,並且熒幕數量的增速保持在20%以上。其豐富的線下渠道將與映客的線上渠道形成互補。
  分眾傳媒市值近1400億,是傳統廣告業務的龍頭企業。資料顯示,分眾傳媒在樓宇視頻媒體市場占有率達到95%、樓宇框架媒體市場占有率達70%、影院銀幕媒體市場占有率達55%,堪稱戶外屏廣告霸主,並且熒幕數量的增速保持在20%以上。其豐富的線下渠道將與映客的線上渠道形成互補。

  A站賣身,B站在納斯達克上市後,已經成為了二次元領域的絕對霸主,這無疑是映客實現多元化行業滲透的強大助力。映客已與其簽訂兩份投資協議,投資額共計4000萬美元。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優聚金融平臺。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你醜你先睡,我美我直播|映客今日IPO上市,直播港股割韭菜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